• 導航

公司提供擔保法定代表人簽名的,需要承擔個人擔

來源:法客帝國
特別提示:凡本號注明“來源”或“轉自”的作品均轉載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所分享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僅供讀者學習參考,不代表本號觀點。

裁判要旨
一、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在借條擔保人處加蓋公司公章,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公章后簽名是履行法定代表人職責的行為,故僅憑借條無法認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有個人提供擔保的意思表示。
二、雖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個人賬戶曾有代借款人還款的行為,但該賬戶實際上由公司控制和使用,因而不能以賬戶曾有還款情形認定法定代表人已經承擔了部分保證責任,從而推定其是借款的擔保人。

案情簡介
一、2013年10月1日,寇馨月與呂輝簽訂《借條》,載明呂輝借到寇馨月500萬元人民幣,按照月息2.8%計算。擔保人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擔保范圍為本金、利息、違約金??展?、金百莉公司均在《借條》擔保人處加蓋公章,王珂及郭新亮在擔保人處加蓋個人印章,郭新亮簽名。同日,寇馨月向呂輝賬戶轉款,共計500萬元。
二、2013年11月20日至2014年9月1日,呂輝三次通過其財務人員還款共計156萬元。2014年8月11日、8月12日,郭新亮通過其銀行個人賬戶向楊某某(寇馨月丈夫)轉款200萬元,轉款憑證上載明:代呂輝還寇馨月款。
三、寇馨月向洛陽中院起訴,請求呂輝償還借款本金500萬元及利息,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郭新亮、王珂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法院判決呂輝償還借款190.67萬元及利息,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郭新亮、王珂對前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四、王珂不服,向河南高院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改判王珂不承擔責任。河南高院認定王珂并非借款的擔保人,支持王珂上訴請求。郭新亮在二審過程中主張其并非案涉借款的保證人,不應承擔保責任,因郭新亮未提出上訴,法院對其主張不予審查。
五、郭新亮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請求改判駁回寇馨月要求郭新亮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請,最高法院裁定提審,并判決支持郭新亮的再審請求。

裁判要點
本案中,金百莉公司為案涉債務的擔保人,其法定代表人郭新亮在公司蓋章后簽名;同時,郭新亮曾通過個人賬戶代債務人呂輝還款,通過以上事實能否認定郭新亮為案涉債務的擔保人?對此,最高法院再審認為,郭新亮不應對案涉借款的清償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原因在于:
首先,從案涉《借條》的內容及格式分析,擔保人簽章位置、日期落款共有兩處,符合由兩位擔保人的布局特征??展?、金百莉公司亦分別在兩擔保人處加蓋了公章;郭新亮作為金百莉公司時任法定代表人,其簽名蓋章位于金百莉公司公章之后,與金百莉公司公章橫向并列,從行文方式上看應當是履行金百莉公司法定代表人職責的行為,故僅憑《借條》并不能認定郭新亮個人為案涉借款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
其次,雖然2014年8月11日、12日郭新亮中信銀行個人賬戶確實向寇馨月丈夫楊某某共計轉款200萬元,但該銀行卡交易流水記錄顯示,該銀行卡賬戶每日賬務往來頻繁,不符合個人賬戶結算的特征。且,2014年8月11日、12日賬務往來19筆,從入賬和轉款情況看,轉給楊某某的200萬元款項來源于案外人三亞旭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00萬元的入賬。另外,2014年8月11日、12日轉賬憑證上均載明“代呂輝還寇馨月款”,與呂輝通過其財務人員向寇馨月、楊某某轉款的情形相一致。因而不能以該賬戶有過還款情形就認定郭新亮已經承擔了部分保證責任從而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保證人。
綜上,出借人寇馨月以郭新亮在《借條》上簽字既有代表金百莉公司也有其個人提供擔保的意思表示依據不足。因而,對郭新亮的再審請求予以支持。

實務經驗總結
一、公司為借款關系的擔保人,僅憑法定代表人在債權憑證或借款合同上簽字,而無其他證據證明或足以推定法定代表人具有為借款提供擔保的意思時,法定代表人的簽字僅是其履行職務的行為,不構成個人提供擔保。法定代表人與借款人不存在獨立的經濟往來、私人關系,或借款數額超出個人償債能力的范圍等均可作為法院認定法定代表人不構成個人擔保的依據。
二、民間借貸案件中,第三人在債權憑證或借款合同中簽字蓋章的法律意義具有多種可能性,因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對于第三人在借款憑證或借款合同上簽字或蓋章是否具有承擔擔保責任的認定進行了規定:“他人在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或者借款合同上簽字或者蓋章,但未表明其保證人身份或者承擔保證責任,或者通過其他事實不能推定其為保證人,出借人請求其承擔保證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崩斫庠摋l文時應注意:
首先,債權憑證或借款合同中僅有第三人簽字或蓋章,而未表明保證人身份,未約定保證條款指向該第三人,無其他證據表明該簽字或蓋章人為保證人時,不足以認定該第三人為保證人;
其次,在無充足證據表明該簽字或蓋章人為保證人的前提下,只有通過其他事實不能推定其為保證人的情況下,才能認定該第三人非保證人;
最后,債權憑證或借款合同中僅有第三人簽字或蓋章,但其中表明了簽字或者蓋章人是保證人,或者通過其他條款或事實能夠推定出其為保證人的,則該第三人應當對借款承擔擔保責任。
三、見證人應當在借款合同或債權憑證上簽名時明確表明自己的身份,否則,存在被法院根據其他事實推定為擔保人的風險。尤其當見證人為具有一定經驗的商人時,由于其對于法律風險和后果具有預知和判斷,因而法院在推定雙方存在擔保關系的標準更加寬松(參見延伸閱讀案例四)。

相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二十一條 他人在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或者借款合同上簽字或者蓋章,但未表明其保證人身份或者承擔保證責任,或者通過其他事實不能推定其為保證人,出借人請求其承擔保證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二十二條 第三人單方以書面形式向債權人出具擔保書,債權人接受且未提出異議的,保證合同成立。
主合同中雖然沒有保證條款,但是,保證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證人的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

法院判決
以下為最高法院在再審判決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就此問題的論述:
本院再審認為,郭新亮不應對案涉借款的清償承擔連帶保證責任。郭新亮認可其在《借條》擔保人處簽名的真實性,但主張該簽字行為僅是履行金百莉公司掛名法定代表人的職責,并非是其個人承擔保證責任的承諾。
首先,寇馨月對于2013年10月1日簽訂《借條》時郭新亮系金百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持異議。而從案涉《借條》的內容及格式分析,擔保人簽章位置、日期落款共有兩處,符合有兩位擔保人的布局特征,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亦分別在兩擔保人處加蓋了公章;郭新亮作為金百莉公司時任法定代表人,其簽名蓋章位于金百莉公司公章之后,與金百莉公司公章橫向并列,從行文方式上看應當是履行金百莉公司法定代表人職責的行為。故僅憑《借條》并不能認定郭新亮個人為案涉借款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
其次,雖然2014年8月11日、12日郭新亮中信銀行個人賬戶確實向寇馨月丈夫楊某某共計轉款200萬元,但該銀行卡交易流水記錄顯示,該銀行卡賬戶每日賬務往來頻繁,不符合個人賬戶結算的特征。其中,2014年8月11日、12日賬務往來19筆,從入賬和轉款情況看,轉給楊某某的200萬元款項來源于三亞旭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00萬元的入賬,與金百莉公司原財務人員曲某某的證言相符。
另外,2014年8月11日、12日轉賬憑證上均載明“代呂輝還寇馨月款”,與一審法院查明呂輝通過其財務人員曲某某興業銀行網上賬戶向寇馨月、楊某某轉款的情形相一致??梢哉J定,郭新亮該中信銀行卡由金百莉公司實際控制和使用,由曲某某具體操作,不能以該賬戶有過還款情形就認定郭新亮已經承擔了部分保證責任從而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保證人。故寇馨月主張郭新亮在《借條》上簽字既代表金百莉公司也有其個人提供擔保的意思表示,依據不足。

案件來源
郭新亮、王珂民間借貸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再371號]

延伸閱讀
1
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法定代表人在借條上簽字,法院認定其不構成個人擔保的同類案例。
案例一
李明林、李志強民間借貸糾紛案[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皖民再13號]安徽高院認為:“關于上訴人李明林、李志強在案涉借條擔保欄上的簽名是個人行為還是職務行為,其對案涉借款是否應承擔擔保責任的問題。第一,根據已查明的事實,案涉借條擔保欄為‘擔保單位個人’,原再審將擔保欄括號內的“單位個人”理解為前為單位、后為個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且不符合常理。第二,法定代表人簽名并加蓋單位印章符合法律規定的簽訂合同的一般形式,且法律亦未規定單位印章必須加蓋于法定代表人的簽名之上。李明林、李志強分別作為其所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借條擔保欄上簽字的同時加蓋本單位印章,符合法律規定的簽約形式,對其簽名應當首先理解為代表單位的職務行為,除非有證據證明其明確表示該簽名系代表個人擔保。尚廣法作為熟知民間借貸業務交易規則的出借方及借條的提供者,未提供證據證明李明林、李志強簽名系代表個人擔保。原再審法院在沒有證據能夠排除李明林、李志強的簽名系職務行為的前提下,僅依據蓋章、簽名的先后位置認定李明林、李志強的簽名系個人擔保行為,有悖法律規定。第三,從身份情況看,李明林、李志強雖分別為其所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除了正常的工作關系外,沒有證據證明其與李學用、蔣紅霞有其他經濟往來或特殊私人關系。且案涉800萬元的巨額款項遠超其個人承擔能力,故認定其個人自愿為該款項承擔連帶擔保責任,明顯不符合常理。綜合以上分析和李學用的陳述,李明林、李志強的簽名行為應當認定為職務行為,故對其不應為案涉800萬元借款及利息承擔連帶擔保責任的上訴主張,本院予以支持?!?br />
2
第三人在借條上擔保人處簽字,其身份為保證人而非見證人。
案例二
翟建剛、丁重慶合同糾紛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蘇民申2764號]江蘇高院認為:“關于沈敏哲是否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首先,主合同中雖然沒有保證條款,但保證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證人的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本案中,浦峰在涉案借條擔保人處簽名后,沈敏哲在下一行簽字,并未注明其為涉案借款的‘見證人’,按照正常理解,沈敏哲應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保證合同關系成立,依法應受法律保護。其次,浦峰、王長法、宋邦慶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均認可沈敏哲與浦峰一起為涉案借款提供擔保。沈敏哲在江蘇省如皋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的筆錄中亦認可其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上述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足以證明沈敏哲系涉案借款的擔保人,而非見證人。沈敏哲主張其為涉案借款見證人而非擔保人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br />
3
第三人在借條上簽字,未表明身份,但憑現有證據足以認定其擔保人身份的,應當承擔相應的保證責任。
案例三
李慶來與仲富國、徐存勇民間借貸糾紛[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蘇民申3096號]江蘇高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規定,他人在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或者借款合同上簽字或者蓋章,但未表明其保證人身份或者承擔保證責任,或者通過其他事實不能推定其為保證人,出借人請求其承擔保證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據上述規定,當他人在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或借款合同上,僅簽字或者蓋章,而未表明其保證人身份或者承擔保證責任時,如通過其他事實能推定該他人為保證人的,則仍應由其承擔保證責任。本案中,從仲富國就其在涉案借條上簽字過程的相關陳述內容來看,借款人徐存勇與出借人李慶來的妻子呂小琳共同找到仲富國要求其在借條上簽字時,系要求仲富國作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來進行簽名的。即借款人徐存勇及出借人李慶來關于仲富國簽名身份要求的意思表示是明確的。此種情形下,如仲富國不愿作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則其完全可以拒絕簽字,或者即便簽字也可同時標注其他身份,以表明自己不愿作為涉案借款擔保人的意思表示。然而仲富國卻直接在借條上簽署姓名,而未標注任何其他身份。上述簽字過程,可以表明仲富國系作為涉案借款的擔保人在借條上簽字的。因此,即便該借條上的‘擔保人’字樣系借款人徐存勇事后添加,但也不能據此即認定該添加行為違背了仲富國的真實意思表示。綜上,現有事實能夠推定仲富國系涉案借款的保證人,故仍應由其承擔相應保證責任?!?br />
4
第三人在借條上簽字,未表明身份,但根據現有事實足以推定其為保證人時,應當承擔保證責任。
案例四
王益明與方維強民間借貸糾紛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浙民申381號]浙江高院認為:“本案中,方維強據以提起訴訟的主要證據是謝善寧向方維強出具的金額為50萬元的借條一份,王益明在借條內容的旁邊進行了簽名,方維強在王益明的簽名前面注明‘擔保人’,對該項事實雙方均無爭議,因此該借條的內容和簽名均是真實的,不屬于偽造的證據。王益明作為具有一定從商經驗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具有借款內容的借條上簽字而未標明證明人的法律身份,客觀上將會產生授權對方當事人補記其法律身份的法律后果;鑒定結論不能排除方維強書寫的‘擔保人’與王益明的簽名發生在同一時間段;本院注意到,王益明與謝善寧存在一定經濟利益關系,王益明具有為謝善寧的借款提供擔保的合理性;借款事實發生后,在謝善寧均按月正常支付利息的情況下,王益明無需在借條上作任何證明,故其陳述的在借款發生后兩三個月左右其以證明人身份在借條上簽字不符合借款常理;謝善寧在一審法院向其詢問時陳述了王益明簽字時確有擔保的意思表示。因此,原審法院認定王益明作為涉案借款的保證人具有相應依據?!?br />
5
第三人在借條上簽字,未表明擔保人身份或承擔擔保責任,亦無其他約定能夠表明或推定該第三人具有承擔擔保責任的意思表示時,該第三人不承擔擔保責任。
案例五
尹國芹、尹國棟等與北京六洲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王慶華民間借貸糾紛案[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8)京民申919號] 陳才林與尹樹山簽訂《借款合同》,其后債務人尹樹山出具《借條》,《借條》上另有王慶華簽字。關于王慶華是否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北京高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一條規定,‘他人在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或者借款合同上簽字或者蓋章,但未表明其保證人身份或者承擔保證責任,或者通過其他事實不能推定其為保證人,出借人請求其承擔保證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WC是否成立,應以保證人的意思表示為準。本案中,陳才林主張王慶華系債務保證人,應以六洲大廈租金及個人財產承擔擔保責任。但從涉案欠條記載內容看,王慶華并未明確以保證人身份簽字,借條中亦無其他約定能夠表明王慶華的保證人身份或王慶華對承擔保證責任的承諾。即便如陳才林之主張,王慶華在借條中簽字時已經作為六洲大廈的出租人享有租金收益,但也僅能推斷出王慶華對借條中‘此款項由尹樹山與XX六洲大廈租金中協商來還’的表述未提出異議,而無法推斷出王慶華有以其全部財產為此債務承擔擔保責任之意思表示。據此,陳才林主張王慶華對本案欠款承擔保證責任,依據不足?!?/p>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省多淘分享朋友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