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把盞敬西席

人,屬哺乳動物的一種。但人是以縱向降生于世的,不同于橫向降生的動物,這是人與生俱來就具有靈性和高等意識的明顯特征。人除了自然屬性之外還具有社會屬性,人通過社會屬性中的角色,運用語言不斷的接受教育,從而不斷的發展進化。

人的一生是在接受教育中成長的,接受教育的程度,成為人與人之間最直接的人生差別。無論人生輝煌與否,每個人的人生都在接受教育中改變。每當想起曾經受過的教育,我們總會想起那些令人刻骨銘心的導師們,他們包括父母、老師、同事,甚或曾看過的一本好書。因為,在他們的影響下,我們走出了別樣人生。

 

黝黑的教鞭

小時候,父母對我的教育很重視,六歲那年把我送到本村一家私塾學習。私塾是私家學塾的簡稱,產生于春秋時期,是我國古代社會一種開設于家庭、宗族或鄉村內部的民間幼兒教育機構,相當于現在兒童的“學前班”。私塾是舊時私人所辦的“學?!?,學生多為五六歲兒童。通常,學生入學不必經過入學考試,一般只需征得先生同意,在先生的引導下,在孔老夫子的牌位或圣像前恭立,向孔老夫子和先生各磕一個頭或作一個揖后,即可獲得入學資格。私塾規模一般不大,學生多則二十余人,少則十余人。從學制上分,私塾的教學可分為“短學”與“長學”兩類。顧名思義,教學時間短的稱為“短學”,一般三五個月左右,家長只求學生日后能識字,會寫自己的名字,簡單的記記賬即可;“長學”時間一般為一年。從學齡上分,私塾又分成蒙館和經館兩類。由兒童組成的為蒙館,教學內容以識字習字為主,培養和啟蒙學童讀書識理。經館則是幫助學生忙于舉業,學生大多為成年人。

我上的私塾屬于設在先生家中的鄉村私立“長學”蒙館。先生家的屋子大,青瓦白墻,翹角屋檐,典型的南方建筑。屋子的大門開在正中央,進門就是堂屋,教室設在堂屋里。堂屋中央靠墻擺放著一張一米多高的神龕,神龕正上方墻上掛著一幅泛黃的有些破損的老人黑白畫像。那時小,分不清是不是孔夫子;畫像兩邊是一副窄窄的對聯;畫像下方擺放著一只香爐,香爐四周幾乎分不清哪是香灰,哪是塵土。

那時候稱老師為先生。我的先生姓劉,名東漢,大人們都稱他東漢先生,是村里的文化人,頗受人尊敬,誰見了都會先生長先生短的主動與之打招呼。先生不到五十歲,中等個,精瘦,留有短短的不太整齊的胡須,其貌不揚,但看上去溫文爾雅,腹有詩書,一股文人氣質由里向外發散著,一雙深邃犀利的眼睛似乎能看到他人的骨子里去。與之外貌不相協調的是,先生在學生面前總是不茍言笑,面部肌肉似蠟像一般。上課時,先生總是正言厲色,身邊放著一根約大拇指粗、一米見長的竹棍,那是先生的教鞭。學生一旦犯錯,先生就將學生叫到講臺前,令其伸出小手,照著手心就抽。你若怕疼而縮回小手,先生沒打著,他便會氣急敗壞地告訴你,倘若再把手縮回去,就會多打幾次。你只好強忍疼痛,顫抖地伸出小手任其鞭撻。先生的那條教鞭,顏色黝黑,磨得光滑溜凈,一看便知久經歲月,上面不知浸透了先生多少汗水,沾滿了多少學生的鮮血,滋生了多少幼童的夢魘。剛入學那陣,我時常被先生鞭打,小手時常被打得通紅。

私塾階段,學生的課桌、凳子等學習用具均自理。那時農村很窮,學生的課桌基本上都是用自家的約五十多公分長、二十多公分寬、六十來公分高的叫做“獨凳子”的寬板凳代替。學生們坐成一個小方陣,面西;前面支著一塊黑板,面東。我國古代禮節,西位為尊,居西面東為西席,老師被尊稱為西席。

上私塾的學生沒有課本,每天上課主要是認字和練習寫大字,后期就開始練習造句、學寫短文。先生要求非常嚴格,每個字必須寫得十分工整,一絲不茍,潦草不得。

由于年齡小,每天看到先生那副猙獰的面孔,且隨時面臨挨打的可能,上學成了我每天要面對的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到了學校,總盼望快點放學。在長時間的巨大精神壓力下,終于有一天我借小解之機,偷偷地跑回了家。我逃學了。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省多淘分享朋友圈赚钱 新疆11选5开奖视频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2020欧冠16强对阵图 网络游戏赚钱项目 长春微乐麻将 北京麻将带混的怎么打 三期内必开一期香港 网上兼职qq163 马耳他幸运飞艇百科 五分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