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天狐之殤

  萬物有皆有靈,若有恒心誠意,人可以修仙,物也可以得道,比如狐貍,三百年可修成三尾靈狐、六百年可修為六尾妖狐,九百年可修成九尾天狐,而當他長出第十條尾巴的時候就可以修煉成狐仙了,而數千年來修到天狐級別的比比皆是,而最終修成狐仙的卻是寥寥無幾。

  “為什么呢?”聽得津津有味的孩童問著講故事的奶奶。

  “因為呀!想要修成狐仙可就不是看修煉的時長了?!蹦棠堂鴮O子的小腦瓜微笑道:“想要修成狐仙必須要誠心誠意的滿足別人三個愿望,而每完成一個愿望,天狐的尾巴就會少一條,直到那個人許出那個唯一正確的愿望時,她才會長出十條尾巴成為狐仙,而千百年來無數的天狐去嘗試這個辦法,卻只能從妖狐重新修煉?!?/P>

  “這個愿望是什么?很難嗎?”

  “不知道??!這是狐仙從不透露的秘密,而每一個修成的狐仙都會從此失去快樂,甚至會悔恨終生?!?/P>

  *****

  “我要如何修煉成狐仙呢?”剛剛修成的天狐請教仙人。

  “方法你們都是知道的?!毕扇说坏?。

  “可是每個天狐都嘗試過了,每個完成別人三個愿望的天狐到頭來都只能重新從妖狐開始修煉?!?/P>

  “當你遇到那個唯一正確的人,而他許出唯一正確的愿望時你的愿望才會實現?!?/P>

  “那這個唯一正確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天狐追問道。

  “你需要自己去尋找,但當你最終找到的時候你可能會失去你最重要的東西,從此在心痛中度過漫漫長夜?!?/P>

  “修煉成狐仙后怎么會心痛呢?”天狐一臉不屑,她啟程開始尋找那個唯一正確的愿望。

  她最先找到了一個為溫飽終日奔走的窮人,窮人的夢想是有數不盡的財富,于是接連許下了求財的愿望,當三個愿望實現后,窮人變成了富翁,而她又變回了原來的六尾妖狐,開始重新修煉。

  三百年后,她又開始了尋找,這一次,她找到了一個不得志的小吏,小吏的夢想是做官,于是不斷的許下了求官的夢想,小吏的官位越來越大,而天狐的尾巴也越來越少,當三個夢想都實現之后,重新變回了妖狐的天狐離開了成為宰相的小吏,她又回到了起點,這一次,她又等了一千年。

  她曽發誓不再相信這些自私貪婪的人類,但又耐不住道法無法精進的落寞,在蟄伏了千年之后,她又重新出山開始尋找那個對的人,和那個唯一正確的愿望。

  她開始混跡人間,小心謹慎的觀察著遇到的每一個人,但幾乎每一個人都讓她失望透頂,終于在歷經數十次失望之后,她決心返回山林,即便道法終生不再精進。

  在返回的途中,她遇到了一個獨自在山林中打獵的獵人,那是一個稍顯清瘦但雙目如星的青年,他縱馬飛馳在崎嶇的山林中,追逐著出沒的飛禽走獸。他追上了他的獵物,一頭被趕入絕境的母鹿,當他搭弓上弦的時候,母鹿的身旁不知何時跑出了一頭跌跌撞撞的小鹿,

  他頓住了,久久的對視,暗處旁觀的天狐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柔軟,下一刻,他撥轉馬頭,絕塵而去。

  天狐決然的心突然動搖了,不知為何,她慢慢跟上了那青年的馬蹄,同他一道歸來。

  “真是一個怪人?!碧旌脦状伟底怨值?。當她化身賣身女子求他收留的時候,他竟毫不遲疑的答應了,從那時起,她知道了眼前這個青年竟然是當時最出色的將軍,他的戰功和他的名字一時震徹天下。

  “名震天下殺人如麻的將軍,也會對即將到手的獵物網開一面嗎?”多年以后天狐問起了當時那段過往,而他憑欄遠望,輕聲回答:“鳥獸尚有舐犢之情,獵場殺戮也該有一念之仁吧!”

  天狐成了貼身侍女,成為了堂堂將軍府唯一的女眷,而她眼前的這位將軍對她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毫不懷疑,放心的讓她照顧著自己的日常起居,當她忍不住問起的時候,他凝視著它的目光輕聲笑著

  “有這樣純潔目光的人,難道會害我嗎?”

  好吧,修道之狐,也長不出讓人疑懼的目光,她從此安心待在將軍府,觀察思索著這個年輕的將軍是否能許出那唯一正確愿望的那個人,在觀察了幾個月之后,她放心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天狐,我可以滿足你三個愿望,如果你許出那個唯一正確的愿望的時候,我就能長出十條尾巴成為狐仙?!?/P>

  “那你知道那唯一正確的愿望是什么嗎?”

  “呃,這個……”她戛然而止,而他開懷大笑,接下來一切照舊,似乎一切都沒發生過。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省多淘分享朋友圈赚钱